主题展《绘画札记》 | 龚 剑 Toggle

龚剑将书写引入到绘画之中。书写在这里有双重特征:它既是对一个汉字的铭记,让这个汉字现身,同时,它也是一幅画作的完成手段,是一种特殊的绘画技术。它同时隶属于书写和绘画这两个范畴。也就是说,它的每一笔划,既是在书写,同时也是在画画。它同时背负了这两个使命。作为书写的笔划,它是高度规范化的――汉字有一个漫长而悠久的笔划体制,书写的每一笔都要臣服于这一个字的体制。更准确地说,都要臣服于一个强大的文化体制。就此而言,画面中的每一笔,都是被动性的,它被字的逻辑所顽固地束缚。但是,作为绘画的笔划,它又是主动性的,每写下一笔,都是对一幅画的生成。一幅画就是在这样的反复的书写中“创造”出来的。“笔划”因此就具有被动和主动的双重特征。而且,因为汉字的书写是一种后天的教化结果,因为反复的有意训练而变成了一种无意识的身体本能。人们可以不假思索地书写,可以自动地书写,但并不脱离一个规范。这类似于布尔迪厄所说的“习性”:它既是有意识的,也是无意识的。因此,这每一笔,既是身体性的,也是理性的;既是本能的,也是控制的。


节选自汪民安《手,书写和激情——关于龚剑的绘画》



艺术家访谈

问:讲述一下参展作品的题材与创作过程,是否有对某一问题或材料的新发现?

答:这次展出的作品《雇佣闪光灯覆盖》是2011年画的,我从2010年到2012年画了一系列这样的画,然后在2012年做了一个题目叫《什么都不重要》的个展。简单的说,这系列作品是这样画出来的,选择一个句子或者词语,用不同的颜色反复在画布上书写,直到画布基本上被填满,文字全部互相叠加覆盖看不清任何一个具体的字。而在画布上书写的句子或词语,最后也直接成为命名这幅画的标题。



其实在2004年到2007年我也画过一些这样的画,那时画的那些画的尺幅比较小,说起来有点复杂,具体就不赘述了。


下面我提供了两张照片,来说明这些句子或词语的来历,一张是一次我在街上看到一个人,穿着印着“世界画王,一画百万”字样的衣服,他还在地上摆了一个灯箱,灯箱上也写着这么一个句子。我当时感到好奇,去跟他搭话,要他把他“价值百万”的画给我看看,他拿出两张纸,上面是他画的《福尔摩斯》小说的插图,看得出,是把纸蒙在书上,描下来的,即使如此,还是描的歪歪扭扭。

可能因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人对他的画感兴趣,要求我给他留了电话,后来收到过几次他发来的短信,大意是他发财的时候,不会忘记我。当时,他的工作是在夜市摆摊,卖针线。


另一张图,是我在网上找到的,是一位企业家的钢笔书法,被放大鎅刻到他的企业的工作空间之中,这句话也就成为了鼓励这家企业所有员工的勤奋工作的座右铭——未来震撼眼前。其实一开始是在一个美国记者描述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篇文章中知道的这家企业和这个句子,然后我再到网上搜索,找到的这张照片。

2010年到2012年画的这批画所用的句子或词语中,有一部分就跟这两张图一样,来自现实的具体事件,或具体对某件事、某种情绪的反应,所以这一部分的句子和词语,是具体的,能被人理解的,或者说是有“意义”的语言。还有一部分作品,所用的句子和词语,则是在键盘上,用拼音输入法,胡乱打出来的,就像这次展出的作品——《雇佣闪光灯覆盖》,这些句子实际上是一些单个有“意义”的文字组成的没有“意义”的句子。因而无法理解,没有“意义”。而在我看来,这两种句子和词语,就是我们所使用的语言的存在的所有形式。


下面,我想谈谈绘画,一张画怎么能成为一张画?在具象的绘画中,是笔触和色彩被禁锢在形象之中,它们先搭建起形象,再由形象组成画面,不同的绘画因为形象的不同,也就具备了不同的主题或者“意义”。在非具象的绘画中,是材料——颜料或者别的什么堆积在画布或者木板或者纸张或者墙面,这些基底之上,它们用形状和色彩形成互相牵连的结构,在基底和图层之间,不同材料之间形成所谓“物”的空间,以生成一个画面。那么在此基础之上,我如何针对这两种机制来完成一幅画?这是我为什么这么画的原因。在不断的书写的过程中,汉字的笔画,互相叠加,而笔画本身所具有的形状和方向,也自然成为了画面的“结构”。这个过程,有着我所能控制的最大的随机性,这种随机性又并不是完全非理性的宣泄或者从随机到随机的自动绘画。它一开始就被限定在一组具体的汉字笔画之中。是在一个具体的,甚至与绘画无关的规则之中,推导出无数的随机性,从而形成的画面。



节选自龚剑邮件访谈






龚剑

1978 生于湖北荆州

2001 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

现工作生活于武汉




个展选要

2007年 “不高兴”,美术文献艺术中心,武汉 中国

2008年 “人民公园” Boers-Li画廊,北京,中国

2009年 “你应该学会等待” 美术文献艺术中心 武汉 中国

2012年 “什么都不重要” Boers-Li画廊,北京,中国


群展选要

2015 “用户展”,我们画廊,上海,中国

“经济基础”,尤伦斯艺术中心商店,北京,中国

“南风”,天线空间,上海,中国

2014 “不是之是——一次关于元绘画的个人表述”,林大艺术中心,北京 中国

“备忘录II”,空白空间,北京,中国

“2014.夏:朋友,泳池和浪花”,Boers-Li画廊,北京,中国

“亚洲不安之旅”,星空间,北京,中国

“不想点别的事情,简直就无法思考”,时代美术馆,广州,中国

“给予挪画廊”,北京,中国

“再现代”,湖北美术馆 ,武汉,中国

“自觉:绘画十二观”,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虫洞——地缘引力”,大未来林舍画廊,台北,中国

“无聊就是行动的开始”,那特画廊,成都,中国

2013 “ON/OFF 中国年轻艺术家的观念与实践”,尤伦斯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2012 “再绘画”,站台中国,北京,中国

“绘画课2 积极风格和消极风格”,杨画廊,北京,中国

“脉冲反应”时代美术馆,广州,中国

2011 “婚宴”,Para/site艺术空间,香港,中国

“15日合作制绘画”,白盒子艺术馆,北京,中国

2010 “表徵的重负:当今亚洲抽象派”奥沙画廊,香港,上海,中国

“渡 ”周围艺术空间,上海,中国

2009 “两湖潮流——湖北•湖南当代艺术展1985—2009”,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当铺”,维他命空间这个店,北京,中国

“常态——2009新作展”,美术文献艺术中心,武汉,中国

“德中同行”,武汉美术馆,武汉,中国

2008 “冬季群展”Boers-Li画廊,北京,中国

“时差”,玛吉画廊,马德里,西班牙

“观念的笔记 :中国当代绘画的局部叙述”,伊比利亚艺术中心,北京

“穷”,Boers-Li画廊,北京,中国

2007 “观念的形态”——第二届美术文献展,湖北美术馆/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武汉

“武汉!武汉”,四方美术馆,南京,中国

“视觉遭遇”,中国美术馆,北京,中国

2006 “12”-- 中国当代艺术奖获奖作品展,证大现代艺术馆,上海,中国

“DFOTO”--圣塞巴斯蒂安国际摄影、录象艺术节,圣塞巴斯蒂安,西班牙

“年轻一代的绘画”,世纪翰墨画廊,北京,中国

“春市”,美术文献艺术中心,武汉,中国

“新年快乐——年轻一代的绘画”,美术文献艺术中心,武汉,中国

2005 “WHS+8 ——他们在这做什么”,西门子艺术项目,武汉,中国

2004 “恭喜发财 鱼目混珠 狐假虎威”,红城艺术中心,武汉,中国

“即插即用”,拜赞庭小区,武汉,中国

“慢”,美术文献艺术中心,武汉,中国

2003 “距离”,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少数服从多数”,比翼艺术中心,上海,中国

2002 “新都市主义”,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2001 “WELCOME”,金沙苑 ,武汉,中国

2000 “现场之外——水”,平谷,北京,中国



ShutDown